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西昌風光

邛海風光

2016-08-25 來源:西昌文明網

 
  農歷六月廿四越來越近了,西昌火把節似乎也加快了腳步,邛海也迫不及待地要將這些美景展現給各位前去的人兒。無意中搖曳在邛海,心中那些說不出的歡喜和激動,竟在火把節前悄悄地跑出來。

  輕輕地我來了,也正如你悄悄來,看一看邛海,湖面微風輕撫,蕩起層層漪瀾。獨坐海岸的橋頭,嬉戲著湖面的清波,任憑魚兒游弋在腳踝。

  遠眺邛海,湖面升起一絲絲霧靄,朦朦朧朧,看不見山水與白云的分界線。鳥兒吱吱從霧里進去,從云里出來,才知道,那是邛海在在給我們表演。從山澗吹來的風掠過湖面,把絲絲霧氣帶到我身邊來,在這炎炎夏日,摸到了來自邛海深處的冰涼。伸手想要抓住,風竟然停留在了指尖,閉眼感受,要把這風擁入心懷。

  朱自清說,時間總是匆匆地從指尖滑過,但在邛海,沒有這樣的概念;或許朱自清只是一廂情愿的描寫時間,卻不曾到過邛海,沒體會到罷了。如若來過這里,或許《匆匆》便會改寫了。

  日上桿頭,褪去了清晨的清涼。和風旭日,波光粼粼,這是邛海的自我贊嘆。沐浴在陽光和山水指尖,耳旁的知了不停的鳴叫,它也許想投入邛海的懷抱。

  下午的風不如清晨的涼爽,卻伴著漁民的船槳兒飄到湖中央,在小船的后面隨著微波緩緩散開???,漁民撒網了,入水即化;不一會兒,幾條肥碩的魚兒便進了小船兒。反復幾網,老伴兒早已在岸邊等待滿載的小船兒。

  時間過得很快,此時此刻又認為朱自清說得對,知了聲總是匆匆便褪下來,心中略感惋惜。傍晚,起風了,簌簌地從發絲中溜過,任憑發絲飄散在帶著邛海味兒的風里。月明星稀,潔白的月兒和眨眼的星星相得益彰,此刻,蟬鳴歇息下來,但蛙聲又起。伴隨著這滿天的星宿,譜成了一曲樸實的樂章,傳到山里,傳到湖里,傳到天際。

  噓,細心聽,邛海正在和我們一起聆聽呢! (周明亮)

 

(圖片來源:騰訊大成網) 

編輯:周明亮

地方文明網站


亚洲狠狠色综合图片区